囊瓦
囊瓦是春秋时楚国大夫,字子常。是楚庄王第三子王子贞的孙子,所以囊瓦是楚国王族。为人奸诈,贪财,曾经敲诈过唐成公和蔡昭侯。 春秋时楚国大夫,字子常。楚庄王第三子王子贞字子囊,在楚共王和楚康王时任令尹,囊瓦是他的孙子,所以囊瓦是楚国王族。 楚灵王时任车右,曾对使楚的晏子发难:“我听说君王将相,都是魁梧俊美之相,因而能立功当代、留名后人。而你身不满五尺,力不能胜一鸡,你不觉得羞愧?”晏子坦然自若地回答:“秤驼虽小,能压千斤;舟桨空长,终为水役。侨如长身而被鲁国所杀、南宫万绝力却死于宋国,你自以为高大,还不是只能为楚王御马吗?我虽然不才,但能独当一面,忠心为国效犬马之力。”囊瓦羞愧难当。   楚平王时,令尹阳匄去世,囊瓦成为令尹。他加修国都郢城,将郢都扩建为三个城池,分别称纪南城、郢城和麦城(就是关羽败走的那个麦城),三城以“品”字之形,互为犄角。平王临终时,将太子珍托付给囊瓦和庶出儿子王子申。囊瓦认为王子申年长,而且太子珍的母亲虽是正室,却本是故太子建的未婚妻,主张立王子申为王,结果遭到王子申的怒斥。太子珍即位为楚昭王。

囊瓦是春秋时期楚国大夫,字子常。囊瓦的爷爷是楚庄王第三个儿子,在楚共王和楚康王时任令尹,所以囊瓦还是楚国王族。囊瓦这个人孤高自傲、目中无人、贪得无厌,是历史上有名的奸臣之一。

 

楚平王时,囊瓦担任令尹,相当于后来的宰相。吴国经常来骚扰楚国边境,还常常以少胜多,囊瓦为以防万一,不去加强防御,反而大兴土木,扩建郢都(楚国国都)。

 

楚昭王继位后,唐成公和蔡昭侯携厚礼来朝见楚昭王。蔡昭侯有两枚成色极好的玉佩和两件上等的皮裘,各取其一献给楚昭王,另一套留下给自己用。囊瓦想得到玉佩和皮裘,便向蔡昭侯讨要,蔡昭侯不肯奉献,于是囊瓦怀恨在心,暗地里向楚昭王进言,说蔡昭侯将会为吴国做向导来攻打楚国。楚昭王听信了谗言,大怒,命人将蔡昭侯囚禁起来。这一关就关了三年。

 

吴王阖闾

 

唐成公以一对神骏的宝马进献楚王,囊瓦也想得到,前去讨要,被唐成公拒绝,囊瓦又故技重施,扣留了他三年。后来唐国人急了,要求另换一拨人去服侍唐公,囊瓦答应了。这拨人赶到楚国,偷偷把唐成公的骏马偷出来献给了囊瓦。囊瓦得到马,立刻就放了唐成公一行人。

 

这事启发了蔡国人,蔡国人反复劝谏蔡昭侯,蔡昭侯忍痛割爱,把自己的玉佩和皮球都送给了囊瓦,囊瓦当即下令送蔡侯一行返国。受羞辱、失宝物,蔡昭侯咽不下这口气,在途中沉玉发誓,终生不再朝楚。他没有返回蔡国,直接跑到晋国,鼓动晋国伐楚。晋国不肯,他又主动联合吴国伐楚。吴国志在亡楚,自然乐于响应并很快发兵攻楚。囊瓦一语成谶( chèn)。

 

几年征伐,楚国早已兵力疲倦,加之囊瓦大兴土木,国库空虚,军饷补给不上,很快就就被吴国打败了。楚国战败后,囊瓦不敢回国,转而逃到郑国。楚昭王得知后,痛骂囊瓦:“误国奸臣,偷生于世,犬豕不食其肉!”

 

伍子胥

 

没过多久,吴军攻破楚国国都,楚昭王逃到随国,全城包括囊瓦的家产在内都成了吴国人的战利品,囊瓦的夫人也被吴王阖闾的弟弟霸占。吴国相国伍子胥原是楚国人,和已故的太子建都因被楚平王迫害而出逃,曾经一同逃到郑国,太子建因为和晋国贵族合谋夺取郑国政权,事情泄露被郑定公所杀,伍子胥因此记恨郑国,又得知囊瓦在郑,以为楚昭王也在郑,就发兵围郑。

 

郑定公十分惧怕,归咎于囊瓦,囊瓦羞愧难当,就自杀了。

 

公元前510年,唐成公和蔡昭侯来朝见楚王。囊瓦得知他们有宝马、玉佩,便向他们索要,两位侯爵都不肯,于是囊瓦向昭王进言,说他们将会为吴国做向导攻打楚国,使两位侯爵被囚三年,向囊瓦交出宝物后才脱身。其中蔡昭侯为了雪耻,把长子送到晋国为质,晋国也一度纠合17国联军伐楚,但由于蔡昭侯据理力争拒绝了晋国执政者的索贿,伐楚流产。蔡昭侯转而请求吴王阖闾,终于酿成公元前506年的柏举之战。由于囊瓦不听从沈尹戍的计策等原因,楚军大败。囊瓦不敢回国,逃到郑国。沈尹戍后来也战死。昭王得知后,痛骂囊瓦:“误国奸臣,偷生于世,犬豕不食其肉!”

 

后来吴军攻破郢都,昭王逃到随国,全城包括囊瓦的家产在内都成了吴国人的战利品,囊瓦的夫人也被阖闾的弟弟王子夫概霸占。吴国相国伍子胥原是楚国人,和故太子建都因被楚平王迫害而出逃,曾经一同逃到郑国,太子建因为和晋国贵族合谋夺取郑国政权,事泄被郑定公所杀,伍子胥因此记恨郑国,又得知囊瓦在郑,以为楚昭王也在郑,就发兵围郑。郑国刚死了贤臣游吉,郑定公惧怕,归咎于囊瓦,囊瓦自杀。